只因耿直说实话“打脸”总统特朗普 福奇腹背受敌

只因耿直说实话“打脸”总统特朗普 福奇腹背受敌
“美版钟南山”——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奇直言敢谏,近日却因为诚实陷入大麻烦,不仅不受总统特朗普待见,甚至受到特朗普支持者的死亡威胁。 和特朗普“开撕” 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网站4日刊登对福奇的专访,福奇明确表示,没有科学证据证明新冠病毒是由中国实验室人为制造,并否认“有人在野外发现病毒,将病毒带回实验室,然后从实验室泄漏”的说法。 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声称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,福奇批评美国政界的“甩锅”歪风不过是逻辑错误的“循环论证”,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强医疗保健系统。 他还再次强调社交隔离的重要性,指出如果到夏天还不能降低感染率,那么美国可能在秋冬季遭受第二波疫情打击。而就在3日晚,特朗普还再次鼓吹“尽快复工”。 平衡点不好找 其实,福奇明白不能和总统把关系搞僵,但有时特朗普的话实在超出他的接受能力。 特朗普称所有人起初都没有对病毒足够重视,包括福奇本人。但福奇早在2月就多次警告美国疫情暴发不可避免。特朗普3月初宣布疫苗会很快推出,福奇不得不多次澄清,疫苗问世至少还要12到18个月。特朗普称中国应“提前三四个月”就公布疫情,福奇直言不讳为中国辩护:“提前三四个月”就是去年9月,那时候新冠病毒传染还没发生。 因此,继一度不让福奇现身白宫每日疫情发布会后,特朗普近日又严禁福奇前往国会为抗疫调查作证。“一个人千万不能丢了信誉。”福奇多少有些无奈,“然而也不能和总统打起来,必须找一个说实话的平衡点。” 这个平衡点,不仅对上,也要对下。美国各州连日出现反对隔离、要求复工的抗议集会,打出“宁愿病死,不要饿死”“炒掉福奇,还我工作”的口号。福奇甚至收到反对者的死亡威胁,卫生部申请特工人员对他进行全天候贴身保护,特朗普却轻描淡写地表示,“不可能,人们爱他”。 国宝级科学家 所幸,更多人拿福奇当宝。 福奇1940年生于纽约,1966年以第一名成绩从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博士毕业,1968年加入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,1974年成为临床医学部主任,1984年任研究所主任至今。 30多年来,福奇作为首席传染病专家,效力过6位美国总统。从里根、老布什、克林顿,到小布什、奥巴马乃至特朗普,福奇之所以备受信任,靠的是高度的责任感和深厚的医学功底。2008年福奇获时任总统小布什颁发的“总统自由勋章”,这是美国公民的最高荣誉。 根据科学网统计的1980年到2019年论文引用量,福奇在全球220万名专家中排名高达第八。当被问到在繁忙工作之余怎么有时间写出1200篇论文时,福奇答道,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。 新冠病毒让美国人再次认识到这位国宝级科学家的魅力,已有人要求把福奇评为“最性感男人”。 本报记者 杨一帆 【编辑:田博群】